今天是2021年12月06日星期一,欢迎光临六安市清水河学校!

为你擦去额头的

发布日期:2021-03-28    浏览次数:499

阳台上放着一盆绿萝,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生机勃勃,这是去年的教师节阳阳和他的妈妈送给我的。植物刚被送来时有点瘦弱,在我的精心照顾下,这不,终于活力四射了。

说到阳阳,两年前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。刚带这个班不久,我发现一位与众不同的孩子,他的名字叫阳阳,长得大头大脑,胖乎乎的,个子高于同龄的孩子,所以我让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。

上课时,阳阳常常吸引我注意力的不是静静得认真听课,也不是他积极地回答问题,而是无时无刻不在扭动的身躯,时而还不忘去骚扰周围的同学。平时测评语数成绩都倒数,不过家庭作业做得挺不错,主要是家长辅导在起作用,看来阳阳的妈妈对孩子的学习很重视。乘阳阳妈妈来接孩子的机会,我和她谈了关于孩子在校的种种表现,她除了说一些客气话之外,还说孩子在家、幼儿园就是一直坐不住,注意力不集中,父母拿他也没办法,望我对他孩子“网开一面”,多照顾照顾;说话时还吞吞吐吐的,显得一脸的无奈。事后我总感觉这位妈妈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,但又在犹豫。

阳阳一直没让我省心,他开始引起周围孩子的不满,引起同位家长的不满。一次我在板书,一个孩子站起来说:“姜老师,阳阳亲我。”没过几天,又一位男孩子来打报告说:“老师,阳阳摸我的蛋蛋。”“姜老师,阳阳……”像这样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在我的耳边响起,我就不断地找阳阳,阳阳并没有因为我的教育而变乖,相反他好像越来越放肆了,因为有几位家长都在给我打电话,有的说不能再和阳阳坐在一起了,有的说不想坐在阳阳的旁边了。我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,再次把阳阳叫到办公室狠狠地训了一顿,对他从未使过的教鞭重重地落在他的手上,他肉乎乎的手心变得通红,我的手心直冒汗。那天,我打电话把阳阳的妈妈叫到了办公室,把孩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,推心置腹地跟她谈了很长时间,她的话匣子终于打开了。原来在阳阳三岁的时候,爸爸骑摩托车带他到乡下去看望爷爷奶奶,在途中被小轿车撞成重伤,在安医附院昏迷一个星期才醒来。阳阳出院后爸爸妈妈是加倍地呵护,也没发现什么异常,直到上幼儿园,老师发现他好动、坐不住,好动是孩子的天性,爸妈也没太在意,心想大点就好了,没想到上小学了还是这样……说着妈妈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。是的,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,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地成长呢?我告诉阳阳妈妈:“不要太焦急,慢慢来,孩子暂时只是略差于别的孩子,有可能是你们事后惯养的,你说的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;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,希望我俩拧成一股绳。”孩子的妈妈用信任的感激的眼神望着我说:“姜老师,太感谢你了,让你费心了。”

这之后,我就在想不管是什么样的孩子,都想得到老师的关爱和同学们的认可。一次大课间,我正在带孩子们一起跳绳,孩子们玩得满头大汗,我让他们把外衣脱掉,其他孩子都做了,可阳阳注意力不集中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还在那玩,我走到他身边,看到他的头发全汗湿了,像被雨淋了一样。我摸摸他的头问:“阳阳,热吗?”他点点头,“那外衣要不要脱掉?”“要。”他边说边脱,,动作有点笨拙,大概因为着急,豆大的汗珠开始往下落。我理了理他有点凌乱的衣服,从口袋里掏出湿巾纸轻柔地为他擦去额头的汗。他满脸通红地对我笑笑说:“姜老师,好凉快。”此刻我意识到阳阳感觉到的是丝丝的凉意,而他的心是暖暖的。

事情往往就是这样,老师一个不经意的善意动作就能唤醒孩子美好的心灵。语文课上阳阳好动的毛病有所好转,有时甚至看到他举手回答问题了,当然都是最简单的问题;后来发现有难度的问题他也敢挑战了,即使准确率为零,我也找理由夸夸他;阳阳的自信心在不断提高,语文成绩由六十分逐渐上升到八十分,每次的测试卷我分析一下,基础性知识提高了,但写句子,看图说话失分较多,说明他的语言表达能力不好,怎么办呢?在他的一次周记中,我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。中秋节放假,阳阳随父母回乡下看望爷爷,正赶上秋收,他生动地描写了收割机收割的情景,爷爷的勤劳,丰收后的喜悦跃然纸上,结尾还用古诗《悯农》画龙点睛。我知道是他妈妈辅导的结果, 但我还是把他的“美文”在班里范读,向校报《淠河风》投稿并发表了。阳阳的心里乐开了花,从那以后,每次小练笔、周记他都能认真对待,书面表达能力渐渐提高了。语文期末测试,阳阳居然是90分,他的妈妈感动不已。

立夏之后,天变热了,奇怪的是阳阳还是穿得厚厚的,大课间一活动就是满头大汗。我正纳闷呢,阳阳已出现在我的面前;我习惯性地拿湿巾纸为他擦汗,接着帮他解扣宽衣,嘴巴还不停地唠叨着:“你看你,傻孩子,这么多汗,就不能少穿一点吗?”阳阳好像很喜欢我这样的“摆布”和唠叨,他笑眯眯地望着我,喃喃地对我说:“老师,我想穿得多一点。”“为什么?”我莫名其妙地问。“你不就能为我擦汗了吗?”阳阳一本正经地回答。我愣了,鼻子一酸,眼睛湿润了,把阳阳拥在怀中,心中轻轻呼唤着:“孩子,老师愿意为你擦去额头的汗。”


清水河学校   姜文翠